掠魚文化

漁寮囝仔的技藝

下漁寮的討海前輩們,帶著濃濃海口腔的台語漁業行話,其精確與直接,透露了在地知識的文化深度,也隱約披露了這一行的生命經驗與宇宙觀。如「掠魚」的「掠」,有奪取的意思。耆老陳錦文受訪時認為:「大海說,你要我的魚,我就要你的命」正好生動演示了「搏」海、「掠」魚用字選詞的原因與漁人的生命經驗。

漁寮當地有幾位致力於保存傳統漁業文化與漁具的耆老,其中之一的蔡朝文認為牽罟、閘罾、薯榔的應用、某些形制的魚簍等等都是來自平埔族,罟船則是漢人帶來的。

牽罟是一種非常古老的漁法,適用在平坦的沙岸。儘管牽罟有一說是福建沿海移民帶來的,也遍佈臺灣各地海岸,我們無法確知平埔族是否也有牽罟。但在臺中海線地區,儘管當年大肚王國早已不可考,老人家們的記憶卻能清楚指出哪些魚簍的形式是平埔的,哪些是漢人的。

討海人的行話

究竟是「魚寮」還是「漁寮」?就地方學的角度來說後者才是正確的,因為討海人說:「漁寮沒水怎麼活?」相較於文人雅士喜歡咬文嚼字,在地漁民的用詞相當「精確」且直接,在訪談的過程中,地方文史團隊發現許多討海用詞,並將這些專有名詞彙整成「討海人的行話」,查出其背後的語境脈絡,讓讀者更了解屬於漁寮討海人的在地知識。

台語發音:陳常瑞

行話 解說 發音
竹排 即「竹筏」,用數根竹子並排綁成,為渡水的簡便工具。以音同故取「棑」字。 戰後,石化產業興起,塑膠管防水性及堅韌性皆高於竹子,故材料有所變動,其他地方大都以「管棑」稱之,但漁寮居民仍稱其為「竹棑」。
西刀舌 即「西施舌」,其形狀似蛤蜊而較長,「足突出有如人舌」故名。由於味美一般人以「西施」美人舌想望,但對於在地漁民而言,其蛤殼開口部似刀般銳利,一不甚即割傷手指血流如注,故以「西刀舌」名之。
泅水 即「游泳」。「泅」(siû)意指「浮游於水上。」為古文用字。
毒港 「毒」(thāu)港指早期漁民使用蘆藤等植物汁液放入海水中,讓漁群暫時性昏迷,再以網子加以捕撈。
流水 漁民常以一流水代表一次的漲退潮,這牽涉到漁群的出沒、下網的時機與漁獲量的多寡。
粉蟯 即「文蛤」。台語稱文蛤為「粉蟯」,「蟯」係借指女性生殖器,漁民以文蛤的形狀似「粉紅色的女性生殖器官」故名之沿用至今。
掠(討)大海 指以竹棑、舢舨動漁船出海的沿海捕撈海上作業,相較於掠小海具有一定的風險。
掠(討)小海 指採集潮間帶海產或以藏水沬在深海處掠蟳、蝦蟹…等沿海漁產的海上生產作業,一般為漁村小孩或女性的工作。
掠魚 即「抓魚」。「掠」為奪取之意,相較於「抓」(用手或爪取物)更能表示漁民對於「掠魚」這件事的宇宙觀。
魚栽 即「魚苗」。「栽」意為「雛魚、小苗」之意,為古文用字。
藏水沬 即「潛水」。「沬」(mèi)意為「沉沒、沒入水中。」為古文用字。
放擰仔 「擰」,指把漁網用手拉起來,常誤寫成「放龍仔」或「放鈴仔」。「放擰仔」指漁民在退潮時將漁網一部份埋在沙底,待海水滿潮將魚網「擰」起,讓魚鑽上網。

討海人的行話

究竟是「魚寮」還是「漁寮」?就地方學的角度來說後者才是正確的,因為討海人說:「漁寮沒水怎麼活?」相較於文人雅士喜歡咬文嚼字,在地漁民的用詞相當「精確」且直接,在訪談的過程中,地方文史團隊發現許多討海用詞,並將這些專有名詞彙整成「討海人的行話」,查出其背後的語境脈絡,讓讀者更了解屬於漁寮討海人的在地知識。

台語發音:陳常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