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魚文化

漁寮囝仔的技藝

下漁寮的討海前輩們,帶著濃濃海口腔的台語漁業行話,其精確與直接,透露了在地知識的文化深度,也隱約披露了這一行的生命經驗與宇宙觀。如「掠魚」的「掠」,有奪取的意思。耆老陳錦文受訪時認為:「大海說,你要我的魚,我就要你的命」正好生動演示了「搏」海、「掠」魚用字選詞的原因與漁人的生命經驗。

漁寮當地有幾位致力於保存傳統漁業文化與漁具的耆老,其中之一的蔡朝文認為牽罟、閘罾、薯榔的應用、某些形制的魚簍等等都是來自平埔族,罟船則是漢人帶來的。

牽罟是一種非常古老的漁法,適用在平坦的沙岸。儘管牽罟有一說是福建沿海移民帶來的,也遍佈臺灣各地海岸,我們無法確知平埔族是否也有牽罟。但在臺中海線地區,儘管當年大肚王國早已不可考,老人家們的記憶卻能清楚指出哪些魚簍的形式是平埔的,哪些是漢人的。

閘罾

定植(置)網法。網子高一丈五左右,每十步埋一根刺竹,深度約五吋多深,用沙耙在沙底挖溝把網底埋起來。網子長度約2400步長,網子不夠長就用接的,形狀如月牙形。魚會沿著網邊游,到另一頭的網邊又游回來,但只能在網子裡游來游去。等海水退去,在最底處抓魚,有時候也用路藤先把魚毒昏再來抓魚、撿魚。一般閘罾人數多達22人,網子延伸愈長,可以抓的魚愈多。

圖片繪製:紀介生(臺中學資料庫)
影片拍攝:李安豐(臺中學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