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論壇 III:文化機構如何擁抱數位與創新? 演講精華

主持人:侯君昊
與談人:Micah Walter、竹井卓哉

Touch the Objects
碰觸物體

Micah Walter
博物館顧問

 

Micah 的演講從介紹美國史密斯尼學會國家設計博物館(Cooper Hewitt Smithsonian Design Museum的空間位置開始講起。設計博物館鄰近知名的古根漢美術館與大都會博物館,一般旅人往往參觀到這裡時都已經優先去逛這些館所,都已經很疲憊,不見得會到此一遊。要有什麼樣的創新作法,才能夠走出一條不同的路徑,吸引到自己的觀眾呢?博物館原址是鋼鐵大王卡內基的豪宅,在整修時期還看到屋內某塊鋼板上刻有卡內基的字樣。

作為一間設計博物館,趁著整修期間,博物館團隊思考著定位的問題:重新開幕時,「在 2015年作為一座設計博物館,究竟有著什麼意義?」該用什麼方式去呈現博物館的藏品?如何塑造能讓一般民眾,甚至是設計師會想要的觀展體驗?於是乎一連串數位化的創新計畫,例如「筆計畫」(The Pen Project)就出現了。

The Pen.jpg

藏品數位化並建置平臺:一方面是因為展場空間相當有限,怎樣輪展都僅能展出龐大藏品的一小部分,另一方面他們希望不只呈現知名的展品,而希望讓所有的展品都能讓大眾看到。平臺的建置策略在後設資料的撰寫及呈現方式上,會希望以更為親民的口吻去書寫,例如能夠平白直述「這是一件 xxx,是 ooo 所設計的,是 19xx 年設計,並於 19xx 年入藏。其材質是 zzz,是由 aaa 捐贈給博物館的」,同時並提供許多標籤,方便有興趣的使用者交叉搜尋。

另一個有趣的功能,是能以「顏色」為搜尋的方式,輸入色票 pantone 色號即可找到有相同色號的物件,這對設計師或是藝術家來說是有意義的搜尋條件和方式。

「筆計畫」讓觀眾有新的互動方式:讓每個進館參觀的民眾,無須押證件就可以取得一隻專屬於自己的「筆」(在離館時歸還),可以透過筆和展品旁的十字標記,將有興趣的藏品儲存在個別的雲端空間,方便回家之後還能再三品味,甚至提供3D列印的原型檔案。筆尖也能在展場內大型互動螢幕桌上,組合與創作出屬於自己的壁紙,或者和數位化的展品有更多互動(博物館收藏了大量的壁紙)。最受歡迎的即是自繪壁紙的互動桌和即時投影幕,許多人會在此幕前跟自己的作品自拍。他們還為此辦了競賽,每週精選一幅自拍作品放在官網上,增加與參觀民眾的互動。

重新開館並推動「筆」作為參觀護照的計畫半年後,平均遊客停留時間為 1小時 45分鐘,拿到筆的人有接近 75%的人使用之,回家後有 40%的人上網觀看自己儲存的結果,這對博物館與參觀民眾的互動來說是很大的提升。

Micah 在一開始引用了前幾年過世的前館長、英國著名設計師與工業設計教授比爾·摩格理吉Bill Moggridge)的話:「當你跟民眾試著使用過,發現他們很愉悅、興奮、充滿動機而且對結果非常滿意時,這時候你才能夠知道,這是一個好的設計。」(You will only know that the design is good when you have tried it out with the people who will use it and found that they are pleased, excited, motivated and satisfied with the result.)這也是他們執行數位化計畫過程中,謹記在心的提醒。

最後他分享說:「是人,而非科技,使這個計畫成功。」我想這個團隊最厲害的是,當初在推行數位化計畫時,其實已經關館整修,沒有訪客可以即時測試任何他們提出的新計畫,而且新媒體團隊對於館藏也不熟悉,但他們仍看到數位化的計畫對一般民眾和設計師的意義,在歷經波折之餘仍在開館時推出備受推崇的計畫。

CCzero.large_.png

 

Digital Art can change the standard of values and even humanity – Possibility to collaborate with Cultural Institution
數位藝術可以改變價值標準,甚至人性:與文化組織合作的可能性

IMG_4070.JPG

竹井卓哉 Takuya Takei
teamLab 亞洲區總監

Takuya 在演講最開始即點出數位科技可以重新創作或是推廣現有藝術作品或價值,也可以創造出新的價值標準和新文化。他用了 teamLab 創作的作品來表達數位藝術的特色:

1. 身體沈浸的環境(Body immersive)
數位藝術用「光」當畫筆,模糊了藝術作品和觀者的界線、我們和世界的界線。

2. 超越實體概念的界線(Transcending boundaries)
過往的藝術往往受限於創作媒材,如畫布的界線,但在數位的領域中,藝術是能夠超越實體和概念的界線。

3. 人們之間的關係(Relationship among people)
改變人們之間的關係,使他人的在場變成正向的經驗。如在美術館中奔跑的小孩往往會使人討厭,但在 teamLab 的展場中奔跑的小孩讓作品更美麗,沒有人會制止小孩奔跑。

最後,Takuya 再度強調藝術可以改變價值,甚至是人性的標準。他舉了安迪沃荷的例子,他將瑪麗蓮夢露的圖像複製如罐頭湯品的包裝,相信人們會喜歡自己熟悉的事物,此舉打破奢侈品的是少量客製化的概念,讓大量生產的物品也可以是奢侈品的品牌。

而他認為數位藝術和文化組織場館之間能夠創作出改變價值的機會,就是透過塑造非同以往的「體驗」,從創新的體驗出發,就有可能做出改變。

(講師未授權公開簡報)